? 第132章 神武大比(四) - 逐明记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玄幻逐明记

第132章 神武大比(四)

夜羽走下场来,回到自己先前的座位上。

“羽师弟。”蒋一齐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可以啊,你小子。”夜柔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来到了这边,他拍着夜羽肩膀说道,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你也参加比试了吗?”夜羽问道。

“嗯,我是第十六组。”

“最后一组?”

“嗯。”夜柔点了点头。

“我看到武宗那边每组参加的人数很多。”

“对啊,毕竟都要配合神宗这边,你们神宗人少,所以我们只能在同样的组数下,增加每组参加比试的人数。”

“哎呀,反正我是拿到了神武大比的比试资格,你那边我估计悬了。”夜羽看着夜柔然后摇头叹道。

“你敢小看我?我看你又欠揍了,我肯定能进入下一轮,最好别让我在比试场内遇到你,不然就像从前那样揍得你求饶为止。”夜柔冲他比划了几下拳头。

夜羽闻言回忆起被夜柔蹂躏的日子,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咳咳...那你可要努力了。”

“好了,先别胡扯了,那几个人明显有预谋的针对你,你和他们有过节吗?”夜柔问道。

“他们我都不认识,应该是有人安插进来的。”

“那你有什么怀疑的目标吗?”

夜羽将自己的怀疑的三个人都说了出来。

“这三个人,依我看应该是贺光安排的,贺光在武宗内门是有名的睚眦必报,而且欺软怕硬,他在功绩的排名还要在大哥之前,总之,你要多加小心。”

“嗯。”

蒋一齐和孙素素的比试都在下午,所以几人就一同离开了。

......

今日,就在流云宗举行热闹非凡的神武大比时,一封奏折直接从大秦东部边境用飞行灵兽加急送往最近的拥有传送阵的城内,又急忙转往昊天城,看过奏折的秦帝秦晔当场失态,直接将龙椅的扶手砸断。

随之一个震惊朝野的消息不断传开,戍守东部边境的大秦军神之一的乐朗清在带兵巡边时遭遇一股神秘人的袭击,被人当场斩首,并在临死前利用秘法将消息传回了军营,与其一同巡边的将士无一幸免。

待军队赶到之时,只剩下一地的尸体,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送来奏折的乃是乐朗清次子乐阳,他施展秘法将乐朗清留下的画面在君殿上示之于众,乐朗清是幻灭境七重武者,已经是大秦军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了,居然在对方手下支撑了不到三个回合就被斩去首级,画面也随后戛然而止。

君殿之上,所有人都看到这里都不由得汗毛竖立,心头蒙上一层阴影,乐朗清守卫东边三十余载,直面东边毗邻大秦的天霜帝国,一生所立战功无数,如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一群神秘人的手里。

乐阳将额头磕破了,声泪俱下地恳求秦晔查出真凶为乐朗清报仇,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秦晔自然答应下来。

但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几乎难以做到,而且能够轻松就将身经百战的幻灭境七重武者斩首的存在,哪怕是大秦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圣境武者,想到这个可能所有人都的面色都凝重起来。

多事之年啊,先有灵兽兽潮,又有叛军作乱,如今戍守边关的主帅又突遭变故,导致边关告急。

但乐朗清的死事关边境安危,秦晔立刻请出留守宫内的供奉去前线查探,军队暂由乐朗清长子乐明代掌,着人将乐朗清的遗体运回,为其举行国葬以表其功。

虽然如此,但所有朝臣都明白,失去了军神的乐家恐怕再难有往昔的风光了,包括与其交好的,试图拉拢的皇子都要转移视线了。

而远在西面的擎巍军主帅,大秦的另一位军神闻听乐朗清身死的消息已经是半月之后了,当晚他破天荒地在军营内违犯军纪喝了整整一夜的酒,然后第二天领了三百军棍。

......

蒋一齐和孙素素的比试都结束了,三人一同离开的,蒋一齐和孙素素形容都有些狼狈,二人也被人在比试时针对了,遭到了围攻。

蒋一齐受的伤严重些,孙素素早有防范,灵符毁了四张,最后再精神力用尽后主动认输了。

夜羽脸色有些阴沉,他尽力在克制自己心中的怒意,他一向待人和善,不刻意招惹是非,但就是有些人像苍蝇一样总是自己凑过来,他自己被围攻之时还能泰然处之,但如今就连他的朋友都受到了波及。

回到夜羽房内,蒋一齐见夜羽脸色有些不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羽师弟,没关系,左右我们就算晋级,遇到武宗的人也不是对手,不必在意。”手放下时,似乎是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呲牙裂嘴。

“不行,讲义气,若说是正常比试被人伤了还可以,但你可是被人围攻了,这口气我咽不下,你放心,这事我和大毛绝对不会。”七月闻言一手掐着腰一手拍着胸脯说道,然后她一挥手一股灵气涌入蒋一齐伤口处,蒋一齐顿时觉得疼痛感减轻很多,他对着七月道谢。

“蒋师兄,七月说得不错,我们小队从未主动招惹过别人,如今居然有人如此行事,已经没有了底线,那我们就一定要还击,不然会有更多的苍蝇过来恶心咱们,咱们和金如烈贺光还有差距,这点大家都明白,但他们找来的那些爪牙想要随意拿捏咱们,就要付出代价。”夜羽也点头说道。

孙素素在一旁也点了点头,虽然她也很气愤,但因为她和蒋一齐的关系,有些话她说不合适。

“喏,这个给你。”七月将一个瓷瓶递给蒋一齐。

“这是?”

“这是调配过后的木灵液,你回去后把它涂抹在伤口上,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多谢七月姑娘。”蒋一齐闻言有些惊喜的说道。

郑力是通脉七重的修为,相当于二阶后期的精神力者,他的比试被安排在最后,所以他这些天一直闷在修炼室内修炼。

两人走后,夜羽便来到了青云阁,见到了封毅。

“比试结束了?”封毅问道。

“回师父,今天的混战结束了,之后就是和武宗的弟子进行一对一的比试了。”

“你似乎有些不高兴。”

“是啊,封前辈,别说大毛了,给我气得都快从识海内出来教训那群人了。”七月从识海内出来撅着嘴说道。

“哦?发生什么事了?”

夜羽将今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封毅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即便你不招惹,别人也会主动招惹你,你今天看到的只是有人在你的比试中动了些手脚,但比这黑暗龌龊的事还有很多,若每件事都影响到了你的心绪,那你要烦心的事未免就太多了。

你身上缺少武者身上的戾气,这样的性格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修炼时心境不会受到戾气的影响,很容易就能进入冥想状态,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坏处就是心慈手软可能会留下大患,最后可能会造成难以承受的后果。究竟如何选择,还要你自己去仔细斟酌,距离下次比试还有几天时间,抓紧修炼吧。”

“是。”夜羽闻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