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章 换血 - 打捞激情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现实打捞激情

第231章 换血

苏洋对温文说:“我从没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我们遇到对手了?”

温文:“对呀,我们应该是遇到了村长说的海底巫帮组织了,你有什么杀手锏?快拿出来吧。”

“我那有什么杀手锏?你手上的宝剑,加上我的玉鼎,我看差不多了。”

“那家伙能隔山打牛的,看来我们难逃一劫了。”

“别怕,我们见机行事,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

多拉吐了血后,从没遇到对手的他,才感觉遇到了难啃的骨头,他擦掉嘴角的血迹,拿起桌面上刚喷有血迹的巫铃,孤注一掷地摇了起来,嘴里咕噜着咒语:嘛吆西吆西……。

……

正在这时候,小霞突然赶到苏洋身边。

苏洋见小霞突然跑过来,便急说:“现在很危险,你来的不是时候。”

温文也推开小霞说:“我们命都难保了,你来凑什么热闹?”

小霞刚要开口,苏洋便拉小霞过一边说:“正好我有件事要问你,刚才来不及看完的医院档案,知道有个病人叫百思的,你认识吗吗?我从档案看了一下,是你父亲吗?”

小霞登大眼睛,吃惊地说:“不是,我母亲才叫百思,你怎么问起这些了?”

苏洋:“我是无意中发现杀死我父亲的凶手是你们海底人巫帮组织,而这个巫帮组织杀死我父亲是为了给一个叫百思的病人移植心脏。”

小霞吃惊道:“我对母亲没有什么印象,是父亲告诉我:在我出生时母亲就死了,而且是我母亲心脏移植后不听医生劝阻,冒险怀孕,生下我后不久就死了。”

苏洋:“看来你身上还有我们家族的基因,怪不得第一见到你有点面熟。”

温文在旁惊道:“苏洋,这撩妹的老套路你还用?我警告你:你们不合适,有近亲之嫌,应该以兄妹相称。”

苏洋:“你这死肥猪,别凑什么热闹。”

刚说完,俩人突然感觉周身发痒,不一会手足上的皮肤开始发紫,俩人意识开始模糊。

一旁的小霞一看俩人的症状,惊恐道:“不好了,这个是巫帮最厉害的败血整蛊,肯定是那个老巫多拉搞的鬼,只有多拉才会使这种巫术,只能快速多处放掉发紫的黑血,才能保住性命。”

小霞说完马上拿来一根大头针和一块生姜。

小霞快速地在苏洋发紫的皮肤上边扎针,边挤出紫血,然后用纸巾擦掉挤出的紫血后,又用生姜擦拭着。

小霞把苏洋手上扎完后,又在温文的手上扎针,小霞对俩人反复几次后,苏洋才开始清醒过来。

醒过来的苏洋见小霞正在温文背后扎针,惊讶说:“小霞,你是巫医吗?”

小霞:“这个是我小时候见到有人被巫帮下蛊,而这放血疗法是唯一救命方法,如果不排出这种紫血,不出一个小时,就会死人的。”

“有那么可怕?我得找他算账去,我就不明白了:我还不惹他,他怎么知道我来了?”苏洋气愤地吼道。

小霞:“这个多拉很是古怪,他设有些整蛊,如果有人要想害他,就会中他的整蛊,其实你们就有尚方巫剑呀?干嘛不用?在巫界,谁巫术高底不重要,关键在于谁出手快,谁够狠!”

苏洋这才清醒过来,马上又把尚方巫剑举过头顶,把玉鼎扣在头上,口中念起了心里闪出的咒语……

多拉也念咒语,一时间,两人的巫术咒语相互纠缠争搏。

多拉开始大汗淋漓,手摇的巫铃也开始幅度变慢,他连续咳嗽了几下,衣襟上,嘴角边都留下不少的血迹。

而苏洋和温文也好不到那里,俩人的呼吸开始急躁,身上皮肤颜色开始变紫。

一旁的小霞又忙着给俩人放血治疗,十分钟后,不断发热的玉鼎一下就爆碎了,那把热得通红的尚方巫剑也掉在地上。

小霞帮俩人放了最后一次血,见俩人已经昏迷不醒,她便拿着一条湿毛巾,包着地上那把热得发烫的剑柄,拿着宝剑就向外冲了出去。

多拉摇了最后一次巫铃后,巫铃由断裂掉到了地上,多拉吐了一小口鲜血,脸无血色地瘫坐在地上。

多拉用手摸索着案台,他找到了一把短巫刀。

小霞拿着宝剑,冲进多拉布控的巫术作法室。

一道闪电般的亮光从作法室门口闪现,多拉知道是一把能量强大的法器出现了,他本能地用短巫刀迎了上去。

一团刀光剑影把作法室一下变得时暗时亮,没交手几下,在一次刀剑对砍中,刀剑双双折断。

小霞和多拉也同时倒在地上。

……

当小霞醒过来时,发现身边是老村长,村长见小霞醒过来,高兴地说:“小霞,你都昏迷了两天,你怎么在多拉的作法室?多拉是怎么死的?”

小霞看了看头上的输液瓶,惊说:“这是医院?”

村长:“我们村民路过多拉的作法室,见你和多拉都倒在地上,我们就把你和多拉送来医院,多拉昨晚上死了,说说发生什么亊了?”

小霞:“我也不清楚我怎么去了作法室,对了,那俩个陆地人呢?”

村长:“陆地人,哦就是那个苏洋和胖子?没有发现呀,作法室就你和多拉。”

小霞一下就坐起来,她就想拨掉输液管,被村长拦了一下。

村长:“你疯了?刚才医生还认为你也许永远醒不了呢,你千万别动。”

小霞:“我得去找他们,他们失了那么多的血,有危险。”

村长:“你连自已的命都不保了,还顾别人?我再派人出去寻找,你放心吧,那俩人鬼精的,也许觉得危险,就返回陆地了。”

……

当苏洋醒过来,发现身边的玉鼎已经碎了,那把尚方巫剑也不知去向,不远处的温文倒在血泊中。

苏洋站起来,感觉身体像是被掏空一样,手脚软绵绵的。

他来到温文身边,见温文还有呼吸,摇了几下,也不见醒。

苏洋知道自已和温文都是失血过多,想把温文弄去医院,就扶着墙,走到室外,他想去取一艘小潜艇。

刚出门口,就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

村长叫来医生,医生捡查小霞一下后,交待了一些注意不要下床的事项后又走了。

小霞闭目躺了一会,村长以为小霞又睡了,便走出病房,打了几个电话,他想叫村民去找找,看见不见那俩个了陆地人。

小霞见村长出了病房,便立即拨掉输液管,下病床后,就往外走去。

当小霞赶到,发现苏洋已经倒在门外,里面的温文也倒在地上。

小霞叫来急救车,把俩人拉到了医院。

医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救,急救室的门开后,推车被推出抢救室,推车上的人已经盖着一层白布。

小霞揭开白布,见是温文,便问走出来的医生:“医生,另一个患者呢?”

医生:“这个患者送进来时已经断气,另一名因失血过多,情况也不太乐观,患者血型血库存量很少,我得去联系其它医院。”

小霞抓住医生的手说:“别浪费时间,先验我的,如果没有问题就输我的血,”

血液很快就化验出来,二人血型一至。

这时候,村长赶过来,在医生耳边说了句话,医生也双手一摊,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如果抽你的血,你就很危险,你刚才还在抢救中,开什么玩笑?”

小霞一把夺过一旁正赶来要抽血护士的大号注射器,抓了一把消毒酒精往手臂上一擦,就把注射器往手上的血管扎了下去。

把一旁的医生护惊讶得目瞪口呆。

医生和护士呆了一会后,立即上前按住小霞的手,医生见已经抽出了血浆,便无奈地对护士说:“那就抽个200毫升吧。”

但200毫升对失血过多的苏洋来说可谓杯水车薪。

小霞见医生把血输进了苏洋体内,但还见医生还是直摇头。

小霞知道还是血不够,她又跑到护士值班岗亭,问护士取了一套抽血的工具,在病房外面就消毒再次抽血。

当护士从抢救室走出来,见小霞手上的抽血注射器又抽出了一千毫升的鲜血。

护士马上专抉着就要昏倒的小,说道:“你不要命,我们医院还要声誉呀?真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人。”

小霞拨掉注射器,虚弱地说:“快……快点给苏洋输血……”

护士只好眼含热泪,放下小霞,拿着鲜血,冲进了抢救室。

但小霞能挺过来吗?苏洋能否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