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2章 421九五之尊,坐拥天下 - 只为红颜不做妃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古言只为红颜不做妃

第412章 421九五之尊,坐拥天下

客人们都离开了凝香宫,姚辛夷才肯进了门来。

徐童潇目光有些涣散,她发呆已有许久,终于起身,将那喜服放好了,才吩咐道:“姐姐,你去一趟燕王府,打听紫茜的消息,明晚子时去,救了她,我们离开京城。”

闻言,姚辛夷不由得心头一惊,连忙问道:“离开京城?你要走吗?不留下跟燕王一同成就大业了?”

徐童潇缓了口气,回转身来,笑笑的说道:“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姚辛夷柳眉蹙紧,问道:“何事?”

徐童潇随手拿了李悦漪那封信,递给姚辛夷,只说道:“你看这封信的背面,可眼熟吗?”

信件的正面是那首天命诗,而背面却是一幅画,画中隐含着另一首诗,诗的意思大抵是个类似于宝藏的所在。

那是一幅用水泼出来的画,姚辛夷再熟悉不过,她当即便认了出来,道:“死亡密林?”

徐童潇点了点头,低低一语道:“不错,死亡密林,位于天山脚下,又叫忘忧林,就是蓝封峤邀我同去的地方。”

说完,她自顾自的转身,往窗边行去,幽幽低语道:“密林深处,取一物,可助燕王夺天下,我得去。”

姚辛夷问道:“可还回来?”

徐童潇抬眸望了一眼月色,苦涩的笑了笑,几近无声,低语道:“许……不回来了吧。”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凝香宫里早已经热闹了起来。

徐家一众女眷都在房中忙活着,给徐童潇化了精致的妆容,鹅脂的肌肤,淡淡的腮红,夺目的红唇,弯弯的柳眉。

身上一袭娇媚的大红色喜服,上绣着片片雍容华贵的牡丹花,这一身喜服是从开封绣场缝制,前几日才由画意快马加鞭送上京城的,每一针每一线都出自蕴姑的手。

谢金燕盯着镜中的美丽容颜,又笑看看徐童潇,不由得夸赞道:“我们晓风确是个美人坯子,我们徐家还没有四世同堂的婆婆,就让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郡主,来为你梳髻。”

旁的人都在外室忙着,只留刘清砚与徐童潇在内室里。

刘清砚轻柔的为她梳头,轻声说道:“我总是在想,让你嫁给燕王到底是对还是错。”

徐童潇微微一愣,转而延开了一抹笑意,道:“嫁给燕王,永远是对不是错。”

这一句话,听的刘清砚心花怒放,她却不知道,徐童潇的笑容之下,是怎样的心痛,她要承受怎样的心痛,才能离开这里,离开燕王。

“夫人,吉时已到,燕王爷的迎亲阵仗已经到了,请三小姐出门吧。”下人说完话就退出去了。

黄金的发冠往头上一放,谢金燕手执着象征幸福美满的红色喜帕,笑笑的盖到韩童潇头上,轻声说道:“走吧!”

凝香宫外,燕王的迎亲队伍已在等候,朱棣一袭红装,素发被红绸微微挽起,身下一匹白马,威风凛凛的模样。

徐童潇被喜娘搀扶着出来,一袭大红嫁衣,看的燕王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那年徐州境,初见之时。

大红喜轿抬离凝香宫,折返沥福宫中,皇上与郭宁妃早已经等在堂中,行了叩拜大礼,才算礼成。

徐童潇坐在喜床上,抚着自己的手腕,一下一下的扣着,等着燕王回来,随着一声燕王到,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朱棣走进房里,却没有靠近,抬头瞄一眼乖乖的徐童潇,心里纳了个闷,这个人是否有些不对,徐晓风会乖乖坐在这儿等着吗?他手于背后攥了个紧,一点一点慢慢靠近。

良久没有动静,徐童潇偷偷撩起喜帕看一眼,他却已经来到了眼前下意识的用右手运起一掌,直直打出,朱棣慌忙接招,倒退几步。

徐童潇一跃而起,回扫又是一脚,朱棣弯身躲过,韩童潇脸蒙喜帕,看不太清路,慌乱之中转头,直接磕在大柱子上,忍不住惊叫:“哎呦!”

见她如此,跌跌撞撞,又紧紧抱住大柱子,朱棣不由得大笑出声,道:“你干嘛呀?”

徐童潇蛮不讲理的吼了一声,道:“你又干嘛呀?悄悄靠近,谁知道你是不是要一掌打死我。”

朱棣无奈的轻笑了一声,道:“大婚之夜,本王作为你的夫君,自然是要揭喜帕,不然你以为呢?见你这么乖乖等着,还以为是个假人呢。”

徐童潇随手扯掉了头上的头纱,哀怨的盯着朱棣看。

抓起合卺酒的酒壶倒入口中,朱棣勾了勾唇角一抹邪魅的笑,一个旋身到徐童潇的身侧,拦腰抱起往身前一箍,低头便吻了上去,热辣的合卺酒从他的口中流入。

他抱着她便往床上一扑,深深的喘着气,声音有些沙哑,低低道:“这一次,你势必要成为我的人了。”

徐童潇在他身下,羞红了脸,心头的泪却不知流了多少。

夜半,徐童潇换了一袭白衣,剪了龙凤烛的灯芯,换了香炉中的熏香,轻吻燕王的额头,他依旧沉沉的睡着,面上的笑意不退。

一滴泪,滴在他的手背,徐童潇起身离开。

她留了信,说她走了,让他不要找她。

这一去,她不会再回来了。

洪武三十二年,燕王发动了靖难之役,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与新君建文帝开战。

相传燕王爷之势不可挡,有如神助,他有可媲美倚天屠龙的一双宝剑,他有江湖门派的倾囊相助,他有一神秘的宝物让他战无不胜。

历时四年,燕王大败建文帝,终成九五之尊,坐拥天下。

朝政稳定之后,朱棣微服出宫,只带了朱榑一人,前往云南,于墓竹之林前,一站便是几日。

终于在一日雨后初晴,姚辛夷送了一封信出来:“王爷!不,应该称你皇上了。”

朱棣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做皇帝,代价是失去晓风,那我宁愿不当这个皇帝。”

“你不当这个皇帝,又有谁有资格当呢?”姚辛夷微微一笑,递上了一封信,道:“晓风给你的信,她说,她会永远守着江山,守着你。”

信上书:这辈子夫妻情分已尽,只为红颜不做妃。

朱棣眼中霎时间蒙上了一层雾气,泪光闪烁,他攥着那信的手,有些颤抖,越攥越紧,抬手劈断了一根竹子,咬破了手指,写下几个字:承蒙苍天不弃,你在身边便好。

徐童潇将那竹片握在手中,那上头,有他砍落的血痕,她握着,握着,划破了手,将血液融合。

竹林一里一外,握着彼此的信物,却终究未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