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 冰封 - 死神的后花园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奇幻死神的后花园

第140章 冰封

第三十二章冰封

“为什么每次都这样,为什么!”豆豆抱着阿吉的身体嘶喊道:“以前,只要我在某个地方待的时间一久,我身边的人都会变成红眼睛的吸血怪物,我只能看着他们自相残杀而死!”

“好不容易我才找到一群不会被我感染的人,你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带走,这对我不公平,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豆豆朝着房顶咆哮,视乎她能透过房顶见到苍穹。

“我只是想要找个平静的地方好好生活,有一些关心我,我也关心他的朋友,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半天后,豆豆失魂落魄的,抱着阿吉的尸体走出了圣殿,她缓缓地走在黑色的地面上,天空上的乌云早已消失,此时正艳阳高挂。

豆豆来到祭台中心处,把阿吉放在了中心处的树桩上,哪里本来长着一棵树,但是树早已腐朽的只剩这个烂树桩了。

豆豆一伸手,手中便出现了一只手帕,豆豆拿着湿手帕轻轻地擦拭阿吉的脸颊。

阿吉的衣襟里,落下了一颗晶莹,那是一个宝石质感的四面体事物,那是‘苹果的种子’!

豆豆瞄了眼晶体,却依旧静静的给阿吉擦拭脸颊,就像这世间的一切事物加起来,也比不上给一个永远不会再醒来的人,擦拭脸颊重要一般。

可是当他觉得手帕已经脏了,想要重新凝聚一匹手帕之时,它却发现那颗晶体已经发了牙,此时已经长出了两片新叶。

豆豆平静无波的看着发芽的幼苗,想到:这是阿吉留下的呀,这是他留下的呀,是他的呀!

于是,她把手中的脏手帕变成了一缕清泉,清泉缓缓落下,浇灌着小树苗。

豆豆再次抱起了阿吉,朝着远方而去,那是他们来时,出现透明桥的地方,豆豆缓缓上了透明的桥,站到了桥中心的最高点。

“啊!”豆豆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

在豆豆的咆哮声中,祭台上的小树苗不断抽枝舒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长大,瞬间,小树苗便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豆豆用尽了自己身体里的能量,让小树长成了参天大树,所以此时的她脸色很是苍白。

就在此时,她怀抱的阿吉变成了一只小幻鹰,就和他在森林里追逐野山鸡的时候一样,只不过此时的他,羽毛变成了变蓝色,肉冠也变成了亮蓝色,肉冠里的晶核却变成了血红色。

看着掌心里的幻鹰,豆豆又落下了两颗晶莹。

“啊!”豆豆再次扬天咆哮!

在这一声咆哮中,地下的金属房间里,那些堆砌一地的晶核迅速变少,直至消失。

祭台中心,那颗参天大树正在急速变大,直至撑破了祭台。

“啊!”豆豆再一声咆哮!

大树长到了空气罩的高度,沿着空气罩不断生长,直至撑破了空气罩,再次继续生长。

空气罩消失,透明桥消失,风徒、甜甜、教授、张志言、张丰、张志峰、张志明。。。。。。

一具具尸体从四面八方飘飞而来。

大树上开出了一些白色的花朵,只要有一具尸体进入花朵中,花朵随即闭合,一颗青涩的小果实随即成型。

豆豆的咆哮声渐止,她虚弱的缓缓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在她的身边形成了一种透明的晶体结晶,结晶呈现为两端尖尖中间宽大的晶核模样,结晶充盈向整个空间,豆豆便掩藏在了这块晶体中。

失去能量的支撑,晶核缓缓落入湖中,碧蓝色的湖水清澈见底,豆豆抱着阿吉便静静的躺在了,这个蔚蓝的世界里。

高大的苹果树在微风中轻摇,树下的圣殿显得是如此的矮小,而那颗双生莲则是更加渺小了。

榕树村的村口,疯和尚一行人正远跳向前方,那边,荒芜的世界里飘起了一片新绿。

希伯来道:“他们给世界打开了一道门,我们将迎来新生,也将迎来苦难!”

牧师站在一旁默默不语,因为他明白,这不是和他说的,而是和他自己说的。

空中,飘起了一道悠扬的歌声!

疯和尚,领着走,后面跟着一群狗,

我们跑,他们跳,来来回回森林绕。

地上一团毛茸茸,天上两点血腥红,

我们皆是来寻宝,却见接连梦中倒。

不见来路何时归,难测前路何时尽。

你死了,我死了,于是大家都死了。

晴空天,万里蓝,只剩一个冰娃娃,

静静躺在暗河里,漂呀漂,绕呀绕,

回归人间的怀抱,人们把她当着宝,

歌声在夕阳中缓缓飘扬。

·

好,主角死,全剧终!

·

彩蛋!

·

人类圣城。

一座红墙绿瓦的高楼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躺在太师椅上,正给旁边的一位七岁儿童讲着故事。

夕阳照射在楼顶的平台上,让老人的身影拖的又长又细。

小孩穿着丝绸锦缎,看着桌子上的甜点却流了一地的哈哒子,他一边舔着手指头一边听着老人讲故事。

老人终于讲完了,于是小孩便抢过了一块桂花糕送入嘴中,老人到:“虎娃,你干嘛吃的这么着急呢!爷爷又不是不给你吃,慢点吃,会被噎着了!”

“额!”听到老人说自己,小孩吃的更急了,便就真的噎着了。

于是老人把手上的书本放在了细藤编织的桌面上,连忙去给小孩倒水喝,见小孩喝下了水,老人还不住的给他轻抚后背。

老人看了眼桌面上的故事书,书的封面上写着《当神堕落到人间》,老人目光神往的远方的夕阳。

太阳已经落山,橘黄色的阳光印染了西天的晚霞,也印染了远方的森林。

接到里,各式各样的小吃琳琅满目,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人影却在此处急速奔驰,因为人很多,他时不时的便要撞翻几人。

后面有两人喊道:“司法处抓人,危险的杀人狂魔,请大家让道。”

听到声音,人群赶紧撤离到道路两旁,只见两个身穿皮甲正装的青年急速而来。

两人左顾右盼了老半天,视乎是在等待什么人,可是那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矮一点的人道:“二殿下怎么还不出现,平时这么拉风的时候,他早就出来一脚镇江山了!”两人跑的脸红心跳气喘吁吁,却依旧不忘左顾右盼。

因为前方的人群让了开来,于是两人与黑色披风人影之间的距离在渐渐变短。

清风吹来,黑色披风缓缓掀开了一角,露出了一副俊秀的脸庞,以及一双微红的眼睛。

听到脚步声渐近,少年露出了一抹浅笑,微笑的瞬间,他的嘴巴里便露出了两只又尖又利的牙齿。

高楼上,老人牵着小孩的手进入了楼顶的通道,准备下楼去吃晚饭了。

楼顶另一边靠街的瓦片上,躺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华服少年,少年口中叼着一根茅草,一脸玩世不恭的模样:“嗨!听了一天的故事又要结束了!”

忽然,悠闲而慵懒的少年,就像一只闻到了鱼腥味的猫一般,猛然睁开了眼睛,只见那道眸子犹如碧蓝的湖水,清澈无波中又显得蔚蓝深邃。

少年嘴角处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故事时间结束,进入狩猎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