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曲终人散 - 孽海问道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玄幻孽海问道

第130章 曲终人散

第三十一卷曲终人散

一骑在月夜如风一般飞过荡起道路两旁的残叶枯草。黑子骑着九花狂客在满是繁星夜路狂奔,幽刀在后面紧紧跟随,他不眠不休的赶路已经持续了数日了,也就是九花狂客这等妖马,如是其它的马匹早就死翘翘了,连日的高速狂奔人马都已经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妖马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黑子看到远处高高的木杆挂着一串红灯笼,知道是驿站,黑子敲起值班的军士亮明身份,把妖马寄存在驿站换乘一匹上好的骏马不顾身体疲劳继续赶路。

这日早晨黑子因为过度疲劳体力不支昏倒在土路边。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陋整洁的茅草屋,屋内弥漫淡淡幽香,身上盖着干净粗布的被子,一阵吱吱呀呀推门声,一位身穿灰色粗布衣的女子,这位女子黑子有几分面熟,女子看到黑子醒来展颜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

“牧公子醒了,饿了吧?”

说着走向里屋取来用瓦盆盛装的红薯芋头。

“乡野可是没有山珍海味,这些东西洁净你就将就吃吧!”

黑子看着这位女子说道:

“你是?”

“我你不认识了?我是你解救的纳兰清雪啊”纳兰清雪解释道:

“你的容貌变了许多。”

“呵呵呵!战乱动荡时美丽就是祸根。”

“你妹妹呢?我的马匹呢?”

“她在隔壁忙着纺线呢,我们也得维持生活不是,马和那吓人的巨狼在外面呢。”

“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有一日多吧?”

“这么久了。”

黑子说完急忙起身,猛然起身头部一阵眩晕,黑子手扶床榻缓了缓,抓起瓦盆的红薯大口的吞吃起来,因吃的太急噎到了,纳兰清雪忙递给他一碗清水,嘴上不住的说道:

“你慢点吃,还有呢。”

“打扰了。”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赤金放到木桌上,起身就要离去。

“你干嘛去啊?身体还没恢复呢!你这金块是什么意思?”

“我还有要事呢。”

隔壁的紫竹嫣然听闻他们的声音款步过来,看到醒来的黑子笑颜盈目。声音透着喜悦的说道:

“牧大哥你醒了,我们担心死了。还好碰到我们要不然不知会怎样呢?你身边那个巨狼也真够吓人的。”

“紫姑娘,我有要事在身就不在此久留了!”

辞别了匆匆辞别了两位姑娘黑子继续赶路,回到京阳城已经入夜,他先回到家里,家人已去举目再无亲人,心中感觉凄凉,草草的睡下,清晨,“吱呀”一声,木门推开,探出一个小脑瓜,一个熟悉亲切的声音响起,“黑子哥起床了。”

黑子恍然做梦,腾的就坐了起来,向声源处望去,看了一眼揉了揉眼睛又确认了一下,一个小姑娘扎着羊角辫把头探到屋子里,这个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流萤,黑子高兴的赤着脚快步走下床一把把小姑娘抛举起来,小姑娘发出银铃般“咯咯咯”的笑声。黑子把她放到地上说道:

“你怎么回来了?”

“我们都回来了,这不快过节了,都想念你,想念大家,所有都回来了。”

黑子听了这话心里热乎乎的,简单的收拾一番,黑子同大家一起共进朝食,看到黑子大家都站了起来默默不语,眼中都噙着泪水,穆姨擦拭眼角的泪痕说着

“一家人难得聚到一起,高兴的事,怎么都哭呢?”

说着再度哽咽竟不能再言语,黑子泪中展颜说道:

“坐吧,一起吃,我都好久没吃穆姨做的东西了。”

众人依言围坐了下来,黑子看到还有两位陌生的姑娘,坐到三儿和二愣儿身旁,这两位姑娘打扮朴实,透着几分腼腆,穆姨看到黑子打量二人说道:

“牧少,这二位是三儿和二愣儿的婆姨。”

这两位姑娘纷纷起身给黑子见礼,黑子起身点头,黑子吃了几口就回到书房中。他这次急于回来因得知国主下旨,皇族九公主孟洛择日与一品太政大臣皇甫清的长子皇甫林完婚。黑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如晴天霹雳,竟不能独自站稳,这才不顾一切的星日兼程,回来后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阻止!如何阻止?这是孟洛的意思吗?他不知道。

他再次问卯之木可搜寻到孟洛,回答依旧是否定的。黑子最后决定到王府去找孟洛。

黑子来到王府门外求见孟洛或是王爷,不多时一位眼睛狭长双目无眉,双唇极薄的女子看了黑子一眼说道:

“牧大人不要费心了,你就回去吧,王府的几位是不会见你的。”

“如果不见到孟洛姑娘我是不会离开的。”黑子倔强的说道:

“姑娘也是你叫的,下流的胚子,不过一朝得势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公主是不会见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在这跪上几天倒是可能!”

女子刻薄的说道:

黑子牙关紧咬,双拳紧握,头部低垂看不清表情,那女人瞟了他一看,转身走了回去。黑子犹豫许久双腿颤抖“嘭”的一声他跪了下去,放下心中的骄傲。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夜幕将垂王府门外慢慢的围拢过来许多看热闹的人,有人立马认出这是,大善人牧辰,围拢的人更多了,王府看到渐渐多的人,马上出兵驱赶人群,可是百姓依旧远远的好奇的看着。翌日清晨,王府侧门推开,侍卫发现黑子依旧一动不动的跪着,不多时那位眼睛狭长双目无眉,双唇极薄的女子再次拧拧达达的出来了,看到跪着的黑子心中怒气升腾,劈头盖脸的呵斥道:

“你怎么还不走?你看你土了土气,在这跪着就像一坨屎,一堆烂肉。”

黑子听着不堪入耳的谩骂,拳头紧握,自尊的羽毛被一根根无情的拔下,看着黑子攥紧的拳头,女子轻蔑悠悠道:

“哼!怎么想打人?粗鄙下贱没教养的野小子,你就是一坨屎迎风臭三千里,还想娶公主做梦呢?也不撒泼尿好好照照自己的德行。”

听着这恶毒的话黑子钢牙咬碎,双目赤红,一再压抑上窜的怒火。为了孟洛他强行忍压,从牙缝挤出几个字说道:

“如果孟洛拒绝,我绝不纠缠,马上离开。”

那女人看了他一看,转身离去。夜幕再次降临,那位眼睛狭长双目无眉,双唇极薄的女子走出侧门看到跪着痴情的黑子,心中竟升出一丝不忍,远处有许多百姓都感动的流泪看着痴情的少年。

王府的深宅一处戒备森严的小院内,孟洛得知黑子竟然在门外,拼命跑向府门处,被孟母拦下,孟母看着孟洛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如果你选择他就从我尸体踏过去,而且我一定会杀了这个牧辰还有他的家人,你知道我的说一不二。

孟洛听到母亲的话心生绝望颓然跌坐在地,而后撕心裂肺绝望的嘶喊“不……”

孟母无情的继续说道:

“现在给你一次机会,马上撵他走,不要让他在我王府丢人现眼,如再弄的满城风雨,我就叫他在这世界消失”

说的森然冷冷,不觉让人打了个寒颤。孟洛深知母亲心狠手辣言出必行。孟洛拖拽如灌铅的双脚,不知怎么走到门外,当看到低头跪在门外的黑子,那是她心中骄傲的孔雀,竟然为了她大庭广众的跪倒在地,她真想扑过去,一把抱住他,永远躺在他温暖的怀中。黑子听到脚步声,慢慢抬起头,这些时日精神和肉体的折磨,黑子的精神已经开始恍惚,他眼睛开始慢慢聚焦看到清瘦朝思暮想的孟洛,心怦怦的跳的剧烈,心中是喜悦的甜蜜,可看到孟洛绝望冰冷的眼神,黑子心中咯噔一下,黑子柔情百转内含千言万语只化两个字:

“冬瓜……”

孟洛听到这话心中一颤,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两字击碎,孟洛强忍冷冷说道:

“你走吧!”

黑子不敢置信的看向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出现了幻听。孟洛继续说道:

“你走吧,我们只是玩玩而已,你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泥腿子,你不配。”

这话如冰冷的尖刀直插黑子最柔软的心窝,黑子手捂心口,身体蜷缩,他感觉心好痛,真的好痛。孟洛转身双肩耸动跑回王府。黑子内心的支柱轰然倒塌,脑中一片空白,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雨雪倾盆而下,黑子像没有任何感知一般,慢慢从地上爬起,由于久跪双腿已经僵硬没了知觉,脚一滑再次跌打,黑子再次慢慢爬起,表情木然形单影只的在雨中垂头慢行,只剩下没有魂魄的肉体躯壳,深一脚浅一脚滑到了慢慢的爬了起来,黑子就在大雨中没有目的的行走,不觉竟然走到第一次和孟洛吃过的烤肉店,走入酒肆一切都那样的熟悉仿如昨日,黑子要来了大坛的烈酒没命的把自己灌醉,喝到下夜,小二结账,黑子竟然身无分文,又被酒肆的人拖拽出去暴打一顿,木棒打到黑子身上像没有感知一般的人形肉堆。

不知何时黑子感觉耳朵被钢毛刮过一般,黑子慢慢睁开眼看到幽刀和卯之木,看到无言的亲人,黑子满腹的委屈突然的发泄出来,抱着幽刀的脖颈呜呜的哭了起来。幽刀不时舔舔他。表示安慰,情绪激动的黑子再次昏死过去。

黑子被寻来的家人抬了回去,回到府中大家慌做一团,也不知谁请来了名医,穆姨又是亲自熬药又是做粥,流萤眼睛红红懂事的在一旁帮忙。屋内围了一群真心关怀黑子的家人,墨江狼赫然在侧。郎中为黑子切脉手按寸关尺,又用银针扎了手臂,手指,腿部一点反应也无,黑子手脚冰凉,身体僵硬。众人紧盯郎中的表情。郎中眉头紧锁,开口说道:

“急火攻心,心无求生执念,气脉微弱,静养几日看情况吧!你们也准备准备。”

闻言流萤“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而后干呕不止,二愣儿两眼赤红,脑袋嗡嗡作响,上前就要打郎中,大叫道:

“你胡说,你就是大骗子。”

刚推门而入的穆姨听到这话,“啪!”粥碗跌落,抱着流萤哭做一团。三儿不管不顾趴在黑子的身上不觉的捶打起来,哭喊着:

“黑子哥你不能去啊!你走了我们兄弟怎么办?你一直打我们我们还没报仇呢!你怎么能去?”

自己不觉间捶打黑子的胸口,躺在的黑子“哇”喷出一口黑血,紧接着一阵的咳嗽,众人忙把他扶起,捶打后背,黑子面红发乱,目赤筋浮,又一阵的咳嗽吐出数口痰血,方才停止。

不知谁又请来一位郎中,写了一个方子,而后离去。众人被穆姨撵了出去。

黑子连续昏迷了十多日,边关传来消息,月出国与九月国停战,奇黄银中了月出国埋伏战死杀场,姜启数十万兵马折损多半。

这日清晨,黑子悠悠醒来,推开卧室木门,外面已经飘起了大雪,黑子的青丝已经一夜白头。看着让人心碎,黑子背着包袱,没有打扰任何人向心中修行之地走去,茫茫大雪中独自一人像是被世界抛弃一般。背影萧索,走出的脚印慢慢被大雪覆盖,只有新的步履才能证明不断的前行。天地白茫茫一片,黑子消失在这白色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