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066佛魔(二) - 从万界开始守护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轻小说从万界开始守护

第68章 066佛魔(二)

魔宗前殿内,宁缺四处探察,在这大殿之内,自己感知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剑意,这是自己小师叔的浩然剑。

沿着自己神念感知到的方向,寻找过去,这是魔宗曾经内门弟子攀比的证道之碑,碑上记录的无一不是魔宗最为杰出的弟子,可自石碑上中间记录的名字被人抹去,用自身剑气刻下:。

书_院_轲_浩_然

灭_魔_宗_余_此

这是小师叔的手笔,那灭魔宗余次的是自己小师叔,而魔宗弟子躲避殿内强敌也是自己小师叔。

见十三先生站立在一块石碑之前久久没有移开,莫山主和叶红鱼不住约而同走向十三先生。

莫山主:“轲浩然,是谁。”

宁缺:“是我小师叔。”

莫山主:“那十三先生,也就是说灭魔宗满门的是你书院小师叔,夫子的师弟。”

宁缺点了点头。

叶红鱼看着轲浩然刻在石碑之上的字,这是一位强者,只身灭魔宗不可知之地满门,可恨自己与你生不逢时,不知自己穷尽一生,不知可否与你一战。便继续朝前殿走去。

宁缺:“小师叔为何要灭魔,没听说书院与魔宗有仇,那小师叔为何。”

莫山主:“凡事皆有因果。”

宁缺:“也对,小师叔所行之事又哪里让自己这后辈之人前来考虑。谢过莫山主。”

莫山主:“……”

“轲浩然,在这杀了很多人,也包括我,你是轲浩然的后辈,你是他什么人。”

这不是道痴叶红鱼与自己二人的声音,三人瞬间站立在一起,防备着这说话之人。

宁缺:“你是谁,出来。”

“好。”

在这大殿之内,遍地尸骸开始抖动,那说话之人便在这尸骸之下。

铁链滑动的声音传来,骸骨也随着这说话之人的动作而不断往外滑落。

宁缺:“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一个自缚之人,当年做过一桩极大的错事,引为终生之憾,我锁缚于此,发誓要用尽余生超度这些亡魂,以此赎罪。”

莫山主:“赎什么罪。”

“我二十岁,始入天擎,自许慈悲,普度众生,可谁曾想,却有这场地白骨因我而生,赎,杀生之罪。”

宁缺:“你到底是谁。”

“西方有莲,翩然落入人间,自生三十二瓣,瓣瓣不同,各为世界。”

叶红鱼:“莲生神座,是你吗,上一任裁决司大神座莲生神座。”

莲生:“想不到,在这世间竟然还有人记得我。”

叶红鱼看着有些不解的十三先生与莫山主,于是向二人解释道:

“莲生神座,出生自西陵以东,一位名门的后花园内,睡莲一夜绽开,与此同时,降生了一名男婴,取名莲生。莲生大师并未娶妻生子,授官封荫,而是探访与幽涧之间,一日曾入瓦山,于烂轲寺内,偶遇岐山大师,经岐山大师点拨,悟得天擎真言。”

宁缺:“这身世与那隆庆皇子有些相似啊。”

叶红鱼:“放肆,隆庆怎可与莲生大师相提并论,莲生大师曾受掌教礼遇,每绽放一片花瓣,便展现一种大能力,故任西陵裁决司大神座。这是隆庆能比拟的吗。”

莲生:“小菇凉,你为何会对我的往事如此熟知。”

叶红鱼:“弟子,裁决司神座叶红鱼拜见莲生大师。”

莲生:“二十年了,漫漫余生,永无天日,我以为不会见到任何人了。这二位是何人。”

叶红鱼:“墨池苑山主莫山山,书院夫子新收的弟子。”

莲生:“书院弟子,为何我看不透你。”

宁缺:“看不透我,你想看透我什么。不过我对你倒是有些好奇,你既然是西陵裁决司的神座,为何会被我小师叔钉在这里。”

莲生:“你还是发现了,我与轲浩然本是挚友,一起修行,游历数年,可我们理念不同,渐行渐远,直到他入了书院,修为越来越强大,离那片漆黑的夜也越来越近,轲浩然入魔了。甚至娶了一个红袖招的头牌舞女。”

宁缺知道小师叔所娶的舞女就是简大家,怪不得简大家这么照顾自己与桑桑,只是小师叔入魔,呵呵,小师叔入不入魔,我比你清楚,你这是在愚弄我吗。”

宁缺:“我小师叔入魔,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叶红鱼:“这本就是事实,不然为何你书院对轲浩然的死如此忌讳莫深。”

宁缺:“闭嘴,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情。入魔,成魔又如何,我也修浩然剑,为何我未入魔。”

叶红鱼:“你这是在违背昊天的旨意,你书院轲浩然入魔受天诛而死,难道不是事实。”

宁缺看向叶红鱼,眼神中流露着不懈的目光,入魔,好一个入魔。

宁缺:“我曾闻魔宗本就是你西陵大神官所创,你西陵本与这魔宗同出一脉,既成一脉,又哪里来的魔。一丘之貉罢了。”

叶红鱼:“昊天之下,道魔有别,不在于功法,不在于脉流,而在于理念的不同,魔就是魔,黑就是黑,恶就是恶。”

莫山山:“你为何会囚禁于此,难道你也入魔了。”

莲生:“是的,我已入魔,道魔本是一脉,入我身前,可受我衣钵,甚至可以修炼失传已久的神术。”

莲生大师在莫山主说出自己入魔之时,身体散发着魔气,说话之声也变得幽深曲长,这是莲生大师修魔宗之法所开的一瓣莲花,主诱惑之意。

叶红鱼与莫山主脑海中回荡着莲生所说的衣钵,以及神术,神术可是昊天赠与世人的礼物,那是昊天的神辉。现在只要承莲生衣钵,便可修行神术,这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宁缺看着说话突然变得有些拖长的莲生,你这是干嘛,入魔就入魔呗,我难道要跟你说,嗨,我也入魔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说话还这样,显得你身份高贵啊。

只是在看到叶红鱼与莫山主神色恍惚,那身体也在恍惚中向莲生不断的前进,这不对,这是诱惑,这是莲生的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