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你懂中医?(求票票) - 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仙侠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

第22章 你懂中医?(求票票)

“呵呵,没想到吧,告诉你吧,其实我外公和舅舅都是中医,我自然也要学医了。”

看到王瑶瑶自得的样子,陈皓倒是想起来了。

王瑶瑶的外公和舅舅都是有名的中医。

想来,这家药材店能在这片西医药材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也有她外公和舅舅的功劳。

两人正说着,又从店门外走进了几个人,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帅气的男生。

看见此人,王瑶瑶的脸上抹过一丝不悦。

帅气的男生看到陈皓和王瑶瑶亲昵的动作,他的眉头微皱,带着明显警惕的眼神看着陈皓,开了口:“瑶瑶,这是谁?”

“罗家伟,介绍一下,这是我初中的同学陈皓。”

王瑶瑶简单的介绍了两人。

罗家伟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瑶瑶的同学啊,认识一下我是瑶瑶的学长,如今在汉阳大学担任学生会主席,不知小皓同学在哪个大学读书?”

“我没有读书。”陈皓摇了摇头

罗家伟一愣,接着眼中掠过一抹喜色。

王瑶瑶皱了皱眉头,她对陈皓的事情早有耳闻,不然的话以他的成绩考上大学是轻而易举的事。

眼看罗家伟还要开口,她不想让陈皓难看,赶紧开口道:“老同学,你要买些什么?”

“给我来一斤红参、当归……”

陈皓把自己需要的药材告诉了王瑶瑶。

虽然他对美颜膏的配方已经了然于心,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配药,他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成功,就买了十份的份量。

还好《神农宝典基础篇》中记载的那些草药,即便放到现代称呼也没有多大变化,不然陈皓只能根据特殊慢慢去找了。

看到王瑶瑶一边从药盒子里取药材,一边不停的与陈皓交谈,那罗家伟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突然大声的说道:“陈同学,你不上学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没工作,在家里种种地!”陈皓冷冷道。

“噢!没工作啊,那就是小农民了!”罗家伟拉长了语调道,一脸戏谑之色。

他故意说得很大声,一下子传了出去,周围的人们都把目光投到了陈皓的身上。

即便他们不认识陈皓,可现在这个社会,像陈皓这个年纪都在学校读书,以后毕业了,也算有出息,可现在连大学都没读,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以后,也就打打工,没什么出息了,更何况这家伙现在还没有工作。

罗家伟要的就是这种情况,微笑着对大家介绍道:“同学们,这位陈皓同学是王瑶瑶的老同学,你们说巧不巧?”

王瑶瑶黛眉一蹙,对罗家伟的印象更加厌恶了,不悦的说道:“罗家伟,你什么意思?”

罗家伟脸色一僵,看见王瑶瑶对陈皓的维护,心里对陈皓越发的痛恨,妒火疯狂滋生。

他哪一点不比这陈皓好,他家世优越,前途无量,而这陈皓呢,就是一个连大学都上不了的穷吊丝、小农民,废物一个。

可是为什么,王瑶瑶对他不屑一顾,却反而青睐于这个废物!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挂着虚伪的笑容,解释道:“瑶瑶,我这是在帮你的老同学。咱们这些同学家里不是开公司就是办工厂,你老同学不是没工作吗?就让咱们这些同学帮帮他,看家里有没有合适的职位?”

“不用了。”陈皓依旧冷冷的回应。

看了一下王瑶瑶给他包好的药材,陈皓再次对她说道:“对了,再给我来一斤党参。”

罗家伟见此问道:“你懂中医?”

“不难吧。”

“哈哈哈……”

罗家伟自己就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讥讽。

“现在的人还真是厉害,一个连大学都没上的小农民动不动就说自己懂中医。”

看到罗家伟这高人一等的样子,陈皓心中就不爽了,心想你想追校花,这事瞎子都看得出来,也不必拿我来搞事吧。

由于心中不爽,陈皓就决定给他一点颜色看看,顺手指着王瑶瑶放在柜台上的医书说道:“你是学医的,那你知道医术这一页上描述的病人怎么治吗?”

罗家伟笑道:“病人全身被淋湿了,湿寒入体,很明显就是一次普通的感冒,开三服热药驱散病人体内的寒气,自然就能痊愈。”

“罗师兄一眼就看出病人的症状对症下药,厉害!”

“是啊!佩服至极,不愧是我们医学院年轻的天才医生!”

其他几名大学生对罗家伟赞不皓口。

罗家伟闻言后,更加得意了,挑衅的看着陈皓。

陈皓却摇了摇头叹道:“庸医误人,要是真有一位病人被你这么治疗,只会加剧病情。”

“小农民,你懂什么?”

“就是。你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小农民恐怕连中药都分不清楚,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罗师兄评头论足。”

那几名大学生大声的对陈皓呵斥道。

“算了算了!他一个小农民懂什么中医,就会吹吹牛,和他计较有失我们的身份。”

罗家伟虚伪的打起了圆场,然后又幸灾乐祸的出言讥讽。

“对了,瑶瑶。你以后交友要慎重,不要交一些什么都不懂还装大尾巴狼的小农民。”

陈皓刚欲解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推开门走了进来,老者一身便衣,步伐沉稳,面目威严。

罗家伟看到老者,顿时身形矮下一截,脸上也挤满了笑容,“蒋老,您来了?”

他正是王瑶瑶的外公,罗家伟等人此次来这里,就是拜访蒋老的。

蒋老没有理会罗家伟,反而把目光落在陈皓身上,突然开了口,使得罗家伟等人一下子愣住了。

“年轻人,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这么做反而加剧病情?”

陈皓看了一眼蒋老,蒋老的大名他如雷贯耳,这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顿了顿,陈皓说道:“医书上的病人本身就是体质属寒,如今湿寒入体,自然是寒上加寒,如果驱寒热药用的分量不够,就像是熊熊燃气的大火,如果仅仅泼上一小盆水,不仅不能将火熄灭,反而适得其反,让火烧得更旺!”

说到这里,陈皓瞪了罗家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