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被盯上了 - 报告BOSS,我是您夫人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现言报告BOSS,我是您夫人

第5章 被盯上了

“啊?你去?!”

顾时乐一听,瞪大了那双璀璨的眼眸,一下子就跃了下来。

北哲翻了翻眼睛,绷着个脸,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

“大姐哟,烦请你注意一点,OK?”他的眼神一直往下瞥,意有所指,“把你的脚拿开啊!”

顾时乐这才感觉到脚下异常的凸起,抱歉的笑笑,移开了踩在北哲脚上的自家脚丫子。

“去吧去吧,就应该你去。”

顾时乐心中万分欣喜,自己当了把红娘,感觉还可以,一时高兴过头,未曾注意到身旁之人的迥异。

北哲的眼眸闪了闪,小声嘟囔,“去了,没找到人,那就……”

“哎哟!对了,”顾时乐猛地转过身,两眼亮晶晶的盯着他,把他盯得浑身直哆嗦。

“干,干嘛?别用这么渗人的目光看我好不好。”

北哲两手握臂摩挲,似想将那浑身的鸡皮疙瘩抹平。

“额,渗人么?”顾时乐咧嘴笑笑,“我这是请求的目光好不好!”

北哲了然的眯起了眼睛,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说吧,要干嘛?”

“呵,小哲啊,你也知道,最近你姐姐我呢,囊中略微有点羞涩…”

北哲听了她的话,点着头,稳重如山。

可顾时乐也不见有说下去的意图,一副“你懂的”眼神,直瞥北哲。

“喏,吃完了走吧。”

顾时乐怔怔的站着,心里挣扎着,要不要,帮他热一下呢,现在已经冷了吧?

她有些不确定,就在她好不容易决定了,准备拿去厨房时,就见一旁只余些许面汤的空碗,人已不见身影。

她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抽了抽,心想,吃得还真是快啊!

“诶,还走不走了!”

北哲朝着发呆的顾时乐喊着,晃着手中顾时乐眼熟的钥匙。她心里一激动,也就不管其他了,奔过去就把钥匙紧紧的攥在手心。

北哲虽不明白她此时的心情,但也没有傻傻的去打扰她,只是默默的,不知从哪儿拎出了一辆自行车。

他见顾时乐已经回复平静,便拍了拍身后的后座,示意顾时乐坐上去。

顾时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已不似方才,仿佛变回了当初的那个君朝颜。

她走过去,坐在后座,半晌,才从后面传来低沉的声音,“走。”

北哲听着她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心情一下子从初相认时的惊喜变得低沉。

他踏上车,自行车在小巷里穿梭,阳光下,斑驳的墙影,与二人似依偎的身影相伴着。

——异国他乡——

“她好像认识北哲。”

“恩?”

手机那端的男人听见这句话,不由得皱眉,起身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看着大厦下的来往车辆,出了神。

“那就,多注意她…有什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恩…下次再说吧…”

挂了电话,脑海里浮现出她的一颦一笑,可一会儿又转变成另一张稚嫩的面容,她们…到底有什么关联?!

他烦躁的解开衬衣上的一颗扣子,捞过被丢在桌上的烟,扯开点燃。

自从被她嫌弃过,就一直没再碰过了,可依旧习惯性的拿上那么一盒揣在兜里,可惜,烟还在,阻止他抽烟的人,已经不在了。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真是TMD令人生厌。

“喂,电话响了,接不接啊…你干什么呀!我给你录铃音呢,哎哎,别删……喂,电话响了,接不…”

铃声戛然而止。

恍惚间,他还真的以为她还在的呢,如果,时光就停留在那一刻,多好…

电话接通了。

“恩…什么事?”

电话那头,一声压的极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到他的耳里。

“…有消息了。”

宴时锦握着手机的手一紧,“…老地方。”

说完立即挂了电话,掐了烟,立马出了公司。

另一边的顾时乐俨然不知道他,已经注意到她了,她现在心心念念的便是获取那些隐藏着的老部下的信任,从而恢复自己的势力,调查事情真相,她并不以为她的死是偶然。

毕竟那个时候,她一心想的便是以自已一命换取他们的性命,可现在她又活了,他们在暗,而她就更加找不到了,毕竟那个君朝颜已经死了。

如此,她有很好的机会进行调查,但那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处于那时的自己,就入坑了。

“小哲,进来吧。”

她一撇头,将钥匙丢在的饭桌上,随意的躺在了沙发上。

“喏,随意坐吧。”

北哲在门外磨蹭半晌,才磨磨唧唧的进来了。

北哲别扭的走到顾时乐的面前,四处看了几眼,真是哗了他的狗眼了。

这原主的窝,活生生就一狗窝啊。

似是他的表情太过震惊,顾时乐嫌弃的蹬了他一脚,北哲夸张的退开了。

“怎么,小哲哲是想帮姐姐我收拾收拾?”

“那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北哲默默的把即将出口的“不”字咽回了肚子。

“我看你也没意见,那就……”

北哲见还有回转的余地,便立马打断了她的话。

“我有意见!”

顾时乐两眼直直的盯着他,面无表情。

“意见保留。”

北哲就如同那泄了气的皮球,瘪了,嘴里忍不住嘟囔。

“好吧好吧,谁让我就听你的呢。”

顾时乐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北哲连忙摇头,就跟波拨浪鼓似的。

“没。”

说着,一头窜进了房间里,里面传来他大声的叫喊声。

“我先帮你收拾一下卧室,最起码也得有个下榻的地方啊。”

顾时乐深有同感,看了眼凌乱的客厅,深深的叹了口气。

算了,我也帮着收拾好了,毕竟以后还有一段时间住这儿呢,不能老是麻烦小哲啊。

“小哲,你找个时间去接一下小缘缘,应该在,那个,什么酒店的?就是靠海的那个,知道吧?”

房间里的北哲心里有些吃味,这还没来呢,就叫的这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有多熟稔呢。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应了声,“知道,明天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