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风波四起(2) - 无名皇后 - 诺哈网 ag百家分析|平台,ag亚太|官方网站,ag捕鱼|官方
首页书城古言无名皇后

第4章 风波四起(2)

待宦子曰出现在凌清阁的时候,沈清妍正躺在床上休息,内管太监宣:“皇后娘娘驾到。”

沈清妍让梦烟扶着她赶紧出去接驾,她一身月白色的衣裳,青丝随意的洒在肩上,头上没插发簪,朴素而不失优雅,缓步出内室,福身请安:

“皇后万福金安。”

“免礼。”

梦烟扶着主子起身,但沈清妍未听到皇后娘娘让她落座,便就让梦烟一直扶着站着回话。

宦子曰今日特意身着一件红色裙装,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燕,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应生辉,贵不可言,与沈清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宦子曰看着娇滴滴一般的人儿,看着就让人怜惜,她心里不舒服的很,但还是忍住未发作,只是平淡的说:“听闻沈妃近来身子不适,如今可好些了?本宫今日带了些养生补气的东西过来,你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早些为后宫开枝散叶。”

画芽把手中的盒子打开,是一株上等的百年人参。

“谢娘娘赏赐,多谢娘娘关怀,臣妾已经好多了,身子已无大碍。”沈清妍规矩的回答道,并示意让梦烟接下了。

“哦,是吗,很好。”宦子曰用眼睛四顾环绕了一圈,这是她第一次来凌清阁,殿中未摆设过多奢靡的物件,多的都是字画书籍,但仔细端详却都是价值连城的物件,精致而不张扬,这也像沈清妍的风格。

宦子曰看着看着神情很是严肃,果然是捧在心尖上的人,让人嫉妒不已。

“娘娘不知今日所谓有何事如此愁眉紧锁。”沈清妍看宦子曰今日的着装不像她平日的样子,心中难免有疑问,但看着她刚才那样的神情,定不会是好事,她定了定心想着不让陛下为难今日无论怎样她都会忍耐的。

宦子曰看了一下这殿中的人,个个神情没精打采没有防备,心里安定道:“并无其他大事,只是素来听闻沈妃身边的越娘做的糕点手艺甚是不错的,连着皇宫中的御厨都比不上,今日口馋便想来尝尝,没叨唠到沈妃你休息吧。”

“臣妾不敢,只是娘娘来的很不凑巧,越娘这两日家中有事,如今不在宫中,待她归来,臣妾定当让越娘做好特好的几样糕点送到懿祥殿。”

沈清妍说完这话时额头已冒出丝丝冷汗,说是说身子已经好了,在床上躺了几日如今起身还是有气无力的,站着回话半天,身子就有些撑不住了,梦烟在一旁看出自家娘娘身体的不适,赶紧下跪请示到道:“皇后娘娘万福,近来沈妃出现中毒之事,皇上也是嘱咐奴婢们好生照料,沈妃如今余毒未清身子出现不适,能否请安后就座,安排太医就诊。”

“哪里来的野丫头,本宫与你主子说话时何时轮到你插嘴了,如此没有礼数,看来平时沈妃对下面的奴婢疏于管教,那今日本宫就好好教教你,来人!拖去慎刑司掌嘴三十。”宦子曰坐在正厅主位上,怒气淋漓的说出这番话霸气的很,沈清妍是见过世面的人,自然是不会被吓到,她也立即明白宦子曰此行目的,于是不卑不亢的下跪跪拜:

“请娘娘息怒,梦烟性子急躁无意顶撞娘娘,还望娘娘看在她年幼饶了她这次,臣妾日后定当好好管教。”

“年幼便可无知吗?来人,拖下去。”宦子曰看到沈清妍那副楚楚动人的样子嫉妒心更是加重了,这时哪还顾得其他。

“是。”刚刚跟随皇后来的太监听到命令便进来拉人。

“皇后娘娘,娘娘,沈妃身子要紧,奴婢确定娘娘身子无碍后,奴婢愿自去慎刑司领罚,如果沈妃出了什么事,娘娘您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梦烟不服气的看着宦子曰,有皇帝陛下在,她什么都不怕,只要保护好娘娘即可。

在一旁的沈清妍急忙去拉住梦烟,呵斥道:“梦烟,住嘴。”但此时已阻止不了。

“是嘛...”宦子曰妍眼神冷冽的看着梦烟。

“本宫如何担待不起,小小贱婢如此趾高气扬,怕平时也常让沈妃生气,如此贱婢怎能伺候好沈妃,不用拖去慎刑司了,直接拖到殿外。”

宦子曰停顿了一下,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清妍,那冰冷的眼光现在燃起来一般,像是被某种仇恨和愤怒所燃烧起来,她唇边涌上了一个近乎残酷的冷笑,她直视看着沈清妍,用一种不疾不徐不高不低的声音,清晰的说:

“乱、棍、打、死。”

画芽听到这话,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宦子曰,“娘娘....”

画芽轻轻的叫唤了一下她,但宦子曰现在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一心只想处死眼前这个婢女。

“皇后娘娘,梦烟胡言乱语着实该打,让她去慎刑司领了那三十个耳光,看她平日做事循规蹈矩的份上,还望娘娘开恩,今日梦烟也是看到臣妾身子不适才会如此着急,还望娘娘能饶过她一次。”沈清妍早已明白宦子曰过来的用意,即使现在身子已有些撑不住了,但是只要拖住到皇上来就不用担心,就是今天梦烟会吃些苦了。

“皇后娘娘,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奴婢是关心则乱,奴婢绝无其他意思。”梦烟看着自家主子这般低身下气的为自己求情,方才反映过来今日皇后娘娘是故意过来挑刺的。

“沈妃你这是做什么,本宫是帮你教训这不听话的婢女,怎么沈妃到如今还不知这宫规吗?看来这教宫规的嬷嬷也该换换人,愣着做甚,难道本宫说的话都不顶用了吗,嗯.....”宦子曰继续对沈清妍发难。

“是。”那些太监听到这话都不寒而栗,他们从没有见过皇后娘娘如此大发雷霆,跟皇上有的一拼呀。

还没等沈清妍下一步动作,两个太监麻溜的把梦烟拖到殿外,梦烟的惨叫声一下叫出来:

“啊~啊~啊~”

“啊~娘娘救命,娘娘救我。”

在殿中听到梦烟的惨叫声都沈清妍都慌神了,这样下去梦烟真的会死的,她含泪看着宦子曰,知道自己今日再怎么求情她都不会放过梦烟的,她便自己起身跑向殿外,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宦子曰不紧不慢的走到沈清妍身边,福身扶起沈清妍说道:

“沈妃妹妹,你这般伤心什么,不过是一奴婢罢了,若是妹妹觉得伺候的人不够多,本宫明日便再去挑几个伶俐些的放在凌清阁。”

宦子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挑沈清妍额头边已凌乱的头发。但是沈清妍后退了一步,宦子曰便一下紧紧的抓住沈清妍的双臂,让她动弹不得。

“劳费娘娘操心了,但是臣妾除了梦烟谁都不想要,若娘娘今日要是打死了梦烟,便将臣妾一并惩罚了吧,是臣妾管教不当,臣妾有罪,请娘娘责罚。”沈清妍无所畏惧的看着宦子曰,一双含泪的眼中透着坚定。

“不急。”宦子曰放开了沈清妍,用手勾起她的下巴又说道“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想人疼惜呀,想必你就是这样勾引皇上的吧。”

“臣妾没有,臣妾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逾矩之事,娘娘您是后宫之主,也当有是非分明能力,臣妾没做过的事绝对不会承认。”沈清妍说完越宦之曰就往殿外跑去,可是当看到殿外的一幕时,沈清妍脚步却一动也动不了。

殿外的一幕看着甚是吓人,梦烟的下身已被打的血肉模糊,人一动不动的瘫痪在行刑板上,鲜艳的血流了一地,人已经断气了。

沈清妍被吓到了,从小到大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下跌倒坐在地上,两眼的泪水像涌泉一样流出来了。

“梦烟,梦烟。”沈清妍轻轻叫唤着,可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宦子曰看到这一幕甚至满意,但是心里却不忍不住犯恶心,这是她第一次使用皇后权利,对一个不相干的人下手,不,她是沈清妍最信任的人,怎会无关,这样想着后强压住心中的恶心身着盛装走出殿门道:“日后还有尔等不遵宫规之人,这便是下场。”

众人刚刚都看到了那个画面,都战战兢兢的回话“是,奴婢、奴才,遵命。”

“沈妃妹妹,过两日本宫让人挑几个伶俐的伺候你,你想留哪个就留哪个,以后对下面的人要多多管教,出了一个越娘又多了一个这样的刁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本宫的管理后宫不当...”宦子曰走过去,扶起沈清妍漫不经心的说出这段话。

“皇后娘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清妍还没等到宦子曰说完一把抓住对方的手,眼睛就这么睁睁的看着宦子曰,那模样让人看着就心疼。

“也难怪沈妃妹妹不知,陛下怕妹妹伤心,早已下旨不然任何人告诉妹妹你呢,越娘正是那日下毒害你之人,当日就已被处死,本宫也是瞧妹妹可怜才不忍心告知。”

宦子曰很轻松的说出来,她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嘴角微微上扬的冷笑,墨梓骁你越是保护她我就越不放过她。宦子曰挣脱束缚,轻轻一推沈清妍一个没站住脚跟就这么跌下了楼梯台阶。

可这个时候沈清妍并未很难堪的摔倒,而是被人稳妥的接住抱在怀中,那人正是墨梓骁。